久久小说网

繁体版 简体版
久久小说网 > 我竟然是白骨精 > 第二百一十九章

第二百一十九章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
禹见到九尾白狐,禹自解为“王者之证”九尾狐与白狐的神化,并且经历了由统治阶级到平民百姓的崇信的过程。

但自汉魏开始,狐的意象开始有了妖兽的色彩,向着多元化的形象演化。

《洛阳伽蓝记》中有这样一则故事“(孙岩妻)初变妇人,衣服靓妆,行路,人见而悦近之,皆被截发,当时有妇人着彩衣者,人皆指为狐魅”。

这几乎可以算作是最早的女性狐妖以美色魅惑人而害之的故事了。

而到了唐代有关狐的故事便已是比比皆是,广为流传。

而关于狐的形象也更是丰富之至,多元化的发展趋势中呈现出类型化的特点。

《广异记》中的狐之故事已成为书中主体,存文的数量颇为可观。

相对于汉魏时期的狐故事,唐代对于狐之女性形象给与了更多人性化的增色。

此外,狐也被百姓广为接受,成为奉拜之仙。

“唐初以来,百姓多事狐神,房中祭祀以乞恩,饮食与人同之,事者非一主。当时有谚曰,无狐魅,不成村”

由此,狐被幻化成具体的仙,为它进一步趋向人性化与世情化提供了广泛的民众基础和民间素材。

到了明清时期,狐故事更为异彩纷呈,令人目不暇接。

由此以女性形象出现的狐女,也相应成为了这类特殊故事的主要人物,在民间广为流传开来。

在《西游记》中,狐以玉面公主为典型,全是以妖怪的形象出现,且多为女性形象,特点是以妖王或国王作为其依靠的主体。

此外,法力微弱,多靠美色也是她们的共同特点,而这一特点也反映出作者的思想观念。

此后到了赵宋时代人们的思想已被深深禁锢,整个社会对于女性的歧视和束缚达到空前之举,但本性的需要和释放是无法被真正磨灭的。

因此到了明代,随着世情风貌大大不同,宣淫欢乐在明小说中已寻常可见。

在这种享乐与理性的矛盾中,狐狸精的形象便成了男性幻化出来的综合体。

然而,这样的狐狸精多没有完满之结局,正如玉面公主一样,死在了男权主义的正道上。

还有就是关于红孩儿的分析。

大家都知道,红孩儿是牛魔王与铁扇公主的儿子,是牛魔王家族中非常重要的成员,也是在牛魔王家族这条支线中最初显身,并触发后续情节的关键性人物。

以下首先从红孩儿的称谓入手,根据他的三个名号来进一步作分析。

关于红孩儿故事溯源。

首先,“红孩儿”来源于鬼子母的故事。

鬼子母,在佛经中是二十诸护法神之一,北魏《杂宝藏经》有记载,鬼子母者是老鬼神王般诸迎妻。

有子一万人之多,最小的儿子叫殡伽罗,这个残暴雄虐的儿子被世尊盛于钵底,鬼子母为了救儿子,答应佛祖受于三归五戒,最终与儿团聚。

这个故事中的殡迦罗就是《西游记》中红孩儿的原型。

而在《大唐西域记》卷二《健驮逻国》中已有鬼子母的故事“梵释窣堵波西北行五十余里,有窣堵波,是释迦如来于此化鬼子母,令不害人,故此国俗祭以求嗣。”

元代成书的《西游记平话》已经散佚,但《朴通事谚解》中引用了其中诸多情节“今按法师往西天时,初到师陀国界,遇猛虎毒蛇之害,次遇黑熊精、黄风怪,地涌夫人、蜘蛛精、狮子怪、多目怪、红孩儿怪,又几死仅免,又过棘钩洞、火炎山、薄屎洞、女人国及诸恶山险水、怪害患苦,不知其几。此所谓刁蹂也。”。

在此段话中,已经出现了“红孩儿怪”这一名称。

《西游记》中红孩儿故事结构却来源杂剧《西游记》。

此杂剧中的故事大概为:唐僧一行正在山间行走,忽见一个小孩儿迷路啼哭,唐僧深怕他给豺狼坏了性命,叫孙行者背到前面人家去,行者怕是妖怪,不肯背,唐僧定要他背。

行者就请唐僧等先行,自己过去背那小孩,却背他不起,知是妖怪,一刀把他砍下涧里去了。

忽然沙和尚慌忙跑来说,“师兄祸事,吃那小孩儿拿将师父去了。”

行者和沙僧、火龙同去见观音。

观音也看不出妖怪的本来面目,又同去问世尊。

世尊道:“那小孩唤做爱奴儿,他母亲我收在座下作诸天的,缘法未到,谓之鬼子母。我已差揭帝将我钵盂去把小孩盖将来,放在座下七日,化为黄水。鬼子母必来救他,因而收之。”

并叫行者等回去,唐僧已经救出在那里了。

鬼子母领了鬼兵来救儿子,但是不敌天降哪叱,终给哪吒拿住。

鬼子母无奈只得阪依佛法,放出爱奴,子母团圆。

正如鲁迅所言“《西游记》杂剧中的《鬼母皈依》一出,即用揭钵盂救幼子故事者,其中有云,‘告世尊,肯发慈悲力。我着唐三藏西游便回,火孩儿妖怪放生了他。到前面,须得二圣郎救了你。’而于此乃改为牛魔王子,且与参善知识之善才童子相混矣”。

可以看出,此故事的前半部分已经与《西游记》相差无几,但后半部分依然延续了鬼子母故事的原型。

但故事中的红孩儿与《西游记》中的十分相似。

可以说,《西游记》中的铁扇公主和红孩儿是根据此故事中的人物原型而创作出来的。

以及对圣婴大王故事的溯源。

首先,对于“圣婴”一词,西方文化中也有着相关的故事传说,虽然与《西游记》所指南辕北辙,但情节和意味上却有着相似之处。

西方自三世纪以来流传这这样一个关于“圣婴”的故事。

圣克里斯多夫是个大力士,他只肩负最强大的东西。

他先归附于一位国王,后来听说国王怕鬼,于是就归附于鬼,后来听说鬼怕十字架,于是就打算投靠基督,作基督的奴仆。

在一个牧师的指导下,他来到一座城堡等待基督。

其间他做了许多背人过河的事。

一天夜里,一个小孩要求过河,他背上这个小孩就下了水。

可背着背着,这小孩越来越沉重,他仿佛背着整个世界一般。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